本站首页 公司概况 业务指南 网上客服 信息中心 经营管理 工程建设 行风建设 党群工作 企业文化 网站地图
首页 > 企业文化
《匆匆那年》带给我们的那些记忆
编辑: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4-12-5 11:56:13  浏览:2400
 

时光的缩影在记忆的长河中如此斑驳,像拼图的碎片,像阳光下的影子,熟悉而又陌生。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过一段时间,我们以为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世界上最特殊的,我们也是世界上最特别的那个人。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理解;我们正在承受的痛苦,不会有任何人懂。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们心想,他们是如何的麻木不仁,而我是如此的与众不同。那是我们人生中最自怜的时光,仿佛自己是人海中的一片孤舟。 

直到长大了,一个人才会慢慢明白,他自以为特别的人生经历,恰恰是人生中最平凡的那一段,不仅身边人,而且同龄的所有人都经历过。那些是“无法选择的遭遇”,是每个人生命中注定好的,是一段年龄一种心事里相似的馈赠,自然也没有什么真正的特别之处。而等到一个人真正长大了,从这种自怜的情绪中脱身而出,想透了许多的事情,再经历更多更多,他才能真正选择一些事情,而这些,才彰显出人生与人生之间的不同。

并无特别之处的回忆,常常在回想之时被赋予了太多太多。就像电影里一样,调了色调,加了配乐,放了慢镜头。脱口而出的台词并不像青春的肥皂剧,而是句句动人,声声入心。舞台中的布景——摇曳的树枝,斑驳的阳光,喧闹的操场,飘舞的飞雪,林海的声浪——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虚幻,与现实本来的样子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一件事情一旦成为回忆,它就与事实没有关系了。更不要提事件中人物的立场,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贴切自己的设想,毕竟人永远都是自利归因的。然而无论如何,无论怎样,无论一个人在回忆里走了多远的路,这一切的往事几番缱绻几分美好,最终都会过去的,全部都会。

年少时我们以为许下的诺言会是永恒的,直到有一天你会忘记掉这一切,就算别人声嘶力竭的声讨“你怎么可以不遵守诺言?!”也激不起你内心的一丝涟漪。更何况,大家都长大了,没有谁再会去声嘶力竭的声讨谁。又或者,你的内心充满愧疚,但你的愧疚只在于明白不应该在曾经就许下不负责任的承诺,人越长大越会懂得,誓言是太过神圣的东西,人颠簸流离的一生承载不了一两句。

那时的我们以为我们的人生和时间本身是能凝固的,直到有一天生命的流动会将这些妄念和曾经自以为凝固的一切全部冲碎。而且一个人也没有必要再为碎片感到哀伤,它们本来就不可能是凝固的。每个人都是拖着一条长长时间线的三维生物,每天我们都在近乎不可能中与人相遇,哪怕是完全不相干的人,也会天天在各种场合擦肩而过。这一擦肩而过,可能是永别,也可能十年后,两人在另外场合认识并成为朋友、仇人、同事、恋人。人生这么大的随机性,任何妄想的凝固,在它面前有一丝抵抗力可言吗?

   影片的结局其实更像是导演张一白作为大龄文艺男的一种表达方式,这种方式,更像是导演本人个人情愫或情绪的一种宣泄,已经与事实本身无关了。其实这么推着往回看的话,整部电影或许都是张一白本人的一种怀念情绪的作祟,又或者,他只是无为而治的顺着作者九夜茴的一种情绪,将电影完整的按原著的色调表现了出来。因为现实的讲,无论张一白还是九夜茴,都早已过了把人生过往“调过色、加过配乐、放过慢镜头”这般过分诗意表达出来而为自己所困的年纪,他们的作品,都只是人生过往经历的一种纪念。

事实的真相是,故事的所有主人公都将随着的岁月的匆匆流逝而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他们的人生差别之大,将把他们推向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也不会有任何交点。一切多年重聚你还好吗的戏码,都是心中那个犹存的文艺少年做的一场美丽的梦。那些在脑中自动跳过色,加过配乐,放过慢镜头的岁月将会慢慢逝去,直到消失不见,与他们相关的一切也将消逝。(金滢

 
 电话:0575-85228388(办公室)、0575-85117474(24小时热线)
 传真:0575-85227474
 地址:绍兴市解放北路135号  邮编:312000  互联网备案证书编号:浙ICP备11028299号
 推荐网站:百度 360搜索 搜狗 凤凰网 联合信息 阿里巴巴